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神级豪赘_ 第77章 又见李溱-

时间:2021-01-13 23:49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梁梁小说神级豪赘 第77章 又见李溱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“郝氏集团郝董事长到,礼,五百年人参一株!有市无价!”

    每有一个富豪进会所,都有人在门口大声念出对方的礼品,这是彰显身份和亲疏关系的时候。

    年轻的小辈们最喜欢这个环节,都在比谁家送的礼物更珍贵,更稀有。

    当报礼的人“有市无价”四个字出口时,围观的一堆年轻富二代、千金大小姐都目露光彩看向正在走进会所的郝阳喜郝董事长。

    “有市无价,这也太贵重了吧!”

    “灵芝易得,人参难求,更别提是五百年的人参了!”

    “对,我听我爷爷说人参年数长了就成精了,一旦有人想挖它,它就会跑!”一个年轻公子哥在人群中吓唬说到。

    “真的假的?人参说到底不过是植物,还会跑?开玩笑呢吧?”

    “我跟你开玩笑做什么!我爷爷说他亲身经历过!”

    “快说说快说说,到底怎么回事……”

    几个富家大小姐就喜欢听这类稀奇古怪的事,一听有鼻子有眼的连忙催促这个公子哥讲下文。

    “据我爷爷说,他年轻的时候跟一个老药农进山遇到了一株人参,两人合力将人参周围的茅草都清理干净后,老药农要去接手。便让我爷爷看着人参。

    我爷爷也没当回事,他想人参长在土里,还能跑了吗?

    我爷爷便背靠着那株人参抽了一根烟,当老药农回来,准备挖人参的时候,傻眼了。

    那人参不见了!

    老药农以为是我爷爷偷偷自己挖了,还在我爷爷身上捜了捜。

    什么都没捜出来后,那老药农也不捜了,拉着脸对我爷爷说,这株人参最起码是五百年以上的老人参,已经是人参精了。

    知道有人挖它,便自己跑了。

    我爷爷要去追,结果那老药农说已经打草惊蛇了,别想再找到那株人参了。

    我爷爷不信邪,找人在山上捜了大半个月,结果什么也没找到。”

    年轻公子哥说完,咪着眼看着众人:“这事可是我爷爷亲口告诉我的,他老人家不可能编这种低级故事骗我吧?”

    围着听他讲故事的几个漂亮的大家千金显然被他忽悠住了,抱着拳抵到下巴下说到:“眭,这也太神奇了吧!”

    “人参这种有灵性的药材,还真有可能有灵性呢!”

    “好想见见人参自己跑路的样子呀,肯定很可爱吧!”

    这时人群中传来一声不屑的声音:“切,不就是一株会跑的五百年人参吗!”

    众人看去,只见一个穿着博欧尼亚限量版西服,竖着大背头的年轻人一副不屑的样子看着众人。

    “王少,难道你见过比五百年人参更久的人参?”

    这年轻人不是别人,正是王兴言的孙子王浩,也就是之前追安琪一块进了九尊山古墓的那个小子。

    “呵呵,人参我倒是没见着,但是我可是亲眼见过一株千年灵芝!”

    “而且还是在古墓里!”

    “古墓里还有三头怪兽守护着!”

    “我们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千年灵芝拿到手,现在回想还有点后怕,当时真的是太危险了!”一众富家少爷、千金闻言都是一愣,旋即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王少,你该不是盗墓小说看多了,做了个盗墓梦吧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三头怪兽?难道王少是遇见传说中的地狱犬了吗?”

    “王少威武!那三头地狱犬是不是被你斩杀了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”

    众人哈哈大笑,王浩脸上挂不住了:“都特么闭嘴,你们可以不信我,难道还不信安琪吗?”

    众人闻言一愣,难道这事安琪也有参与?这时候安琪正在门口跟着她爸爸迎接客人,众人也不可能找安琪做证,只当王浩是自己给自己找台阶下。

    “是是是,我们信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信……”

    王浩还想说什么,但突然打了几个机灵,他又想起那个人了。

    那个身影,腾空而起,手中短剑射出数丈长的剑影,将三头怪兽一劈为二。

    这一幕在无数个夜里出现在王浩梦中,季云逸挥剑斩三头怪兽的身影仿佛印在他脑海里一样,挥之不去。

    王浩没在和一众富家少爷、千金狡辩什么,如果不是当日自己亲身经历了,他也不会相信世上会有什么三头怪兽。

    “河东王家王海东王董事长到,礼,生命之丹一枚,价……价……”

    又是一声报礼,只不过当他念到价格的时候,犹豫了起来,半天也没说出到底值多少钱。

    年轻的一众公子哥、千金小姐见状有些诧异,生命之丹他们没听过,报礼之人半天没念出价值几何,他们开始窃声私语:“怎么回事,是太便宜了吗?”

    “有可能,你看之前的,都是500万以上的礼物,他这什么丹估计太便宜了,报礼的人都不好意思报

    了。”

    “河东王家?我倒是听说过,好像想来我们安省做生意,之前好像就来找过安老爷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想来我们安省做生意是那么简单的事吗?”

    “还送这么寒酸的礼物,连报礼的人都不好意思给他报了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等着看吧,这个王海东不过是自取其辱罢了。”

    这些年轻的公子哥、大小姐大多数没听过生命之丹,只有极个别听说过。

    比如王家王浩,刘家刘国强,胡家胡智慧,他们都听自己爷爷讲到过生命之丹。

    此时听到生命之丹,三人表情不一,王浩和刘国强都皱着眉头,他们知道自己爷爷曾重金求生命之丹都没求到,据传这丹就是从豫省、京城沿着河东省一路传过来的。

    胡智慧面带微笑,让人看不出他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其实胡家早就有生命之丹了,而且还是有五颗之多!只是胡家一直低调行事,从未将这事挂在嘴边说过,外人根本不知道。

    门口的安琪听到报礼的人喊王海东又送一颗生命之丹的时候,气的直跺脚,安荣安慰了她好久才让她心情有所平复。

    当曰王海东送上一颗生命之丹后,从安明成眼中看到安明成依旧渴望生命之丹,等回到河东省后,他又跑到豫省从秦家手中以一千万的价格买了两颗。

    一颗自己留下,一颗就打算等安明成生日的时候送上。

    站在一旁的年轻公子哥、大小姐不知道生命之丹是什么玩意,窃窃私语面露不屑,但围观的一些大佬却变了脸色。

    生命之丹的消息已经流传到安省了,他们对这个名号并不陌生,非但不陌生而且还求之不得。

    很多人都没见过生命之丹,没想到在安明成的寿礼上见到了!

    众人是又兴奋又羡慕。

    报礼的人还在结结巴巴:“价……价

    他两鬓已经流下冷汗,生命之丹的价值之前安明成2000万买了三枚,但后来安明成出的价格越来越高也没能再买进一个,他不知道该怎么估价了。

    众人都疑惑的时候,只见安明成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生命之丹,乃无价之宝!”

    “王老弟,来,跟我坐一块。”

    王海东昂首挺胸走了进去,挨着安明成坐下。

    刚刚猜测报礼之人因为价格低才不报的年轻人男女纷纷面露震惊。

    “无价之宝?”

    “安老爷子夸张了吧!”

    “生命之丹?这玩意是什么玩意?听着像糊弄人的,安老爷子不会是老糊涂了,开始信江湖骗子会炼丹的谎言了吧?”

    “真不好说啊,秦始皇老了的时候怕死,也是开始找什么长生药,结果被一帮术士炼的毒丹给毒s……”“嘘!住嘴!你想死啊?不看看今天是什么日子,那个字能随便出口吗?”

    一众年轻公子哥大小姐纷纷闭口,看着王海东坐在安明成身边得意地笑。

    他们不知道生命之丹到底有什么功效,但是从自己父辈羡慕的眼光中猜测,这肯定不像他们所想那样是什么糊弄人的玩意。

    安省前来祝贺的人陆陆续续进场,开始有别的省份安家的合伙人前来祝贺。

    “苏省魏董事长到!”

    “西山省曹董事长到!”

    “河东包家包董事长到!”

    “豫省周家周董事长到!”

    “豫省齐家齐董事长到……”

    如果季云逸在这就会看到,有几个熟面孔也前来给安明成祝寿了。

    安明成坐在桌前对来客一一点头回礼,但是王兴言、刘太文、王海东、胡博成四位就有些空闲了。

    王兴言和刘太文都没有买到生命之丹,王海东坐下后,两人故意找话题跟王海东聊着。

    聊了半天之后,终于聊到了点上。

    “王老弟啊,敢问你这生命之丹是从哪买的?

    能不能帮我也买一颗?

    你不必担心钱,只要能买到,不管多少钱我都出!”

    王兴言财大气粗说到。

    一旁刘太文轻飘飘说到:“不管多少钱你都出?一万亿你也出?”

    “刘兄,这时候就别跟我呛声了吧?难道你不想要生命之丹?”王兴言黑着老脸瞥了一眼刘太文说到。“呵呵,我虽然也想要,但要是超出了一定的价格,我是不会接受的。

    不像某些人,什么不管多少钱都出,口气可真大!”

    王兴文闻言一阵憋气,王家现在实力没有刘家雄厚,他也不敢公开对刘家宣战,刘太文也知道他的小心思,常常一见面都是互怼。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胡博成在一边笑看两人。

    他是个聪明人,不想表现的对生命之丹没兴趣,进而被刘太文、王兴言、安明成怀疑,便开口说道:“王兄,可否告知您是从谁人手中买得生命之丹的?”

    王海东有些纠结,商场上的事从来就不是有钱就行的,有钱之后还得有人脉有路子。

    王兴言、刘太文等人就是有钱没路子,王海东属于没什么大钱,但是在河东省、豫省有自己的路子。

    “王兄?”胡博成见王海东不说话,再次开口叫到。

    “哦哦哦,这个生命之丹啊?我我我……”王海东想到自己以后想在安省打开市场,少不了和这些安省的大佬打交道,这时候要是藏着掖着,恐怕会引起大佬的不满,到时候自己想在安省打开市场就难办了。

    “我是从豫省秦家买的。”王海东犹豫半天还是说了实话。

    “豫省秦家?”王兴言和刘太文闻言都是一愣,没听过豫省秦家有做药材一类的生意啊,怎么突然会有生命之丹卖?

    “不过现在秦家已经变了天了。”王海东接着说到:“秦邦国已经不是家主了,他现在只不过是个管家。”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